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财务侦探的博客

发现财务错报

 
 
 

日志

 
 

飞草正传  

2007-11-16 19:47:06|  分类: 股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家拟增发新股的上市公司正在进行网上路演,公司高管们对网友提出的诸多普通问题,照本宣科地作着回答,路演现场忙碌而轻松。
  “同行业相比,公司资产运营效率低下,不管是存货周转率、应收账款周转率、固定资产周转率及总资产周转率,都是最差的,请解释原因”、“应交税金余额异常”、“财务费用异常”、“固定资产折旧费异常,平均折旧年限波动很大”……
  突然,一位提问者接连甩出了8个既专业又尖锐的问题,好像一个个重磅炸弹,使路演现场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公司的财务负责人亲自上马,小心翼翼地回答着这些附有大量对比数据的棘手问题,不敢有丝毫怠慢。
  因为,这位负责人面对的正是“飞草”。一个不能不认真对待的对手,一个隐身于网络的上市公司“财务杀手”,一个敢于指名道姓批评上市公司的会计打假者,一个不愿以真实面目示人的神秘学者。
  小李飞刀,例无虚发。飞草文出,波澜顿生。
  在过去的两年里,飞草共撰文十数万字,对30多家公司的业绩和财务数据提出疑问。
  遭飞草质疑的上市公司,轻则停牌澄清,重则可能引来监管部门进驻调查。去年10月飞草连续发表了两篇分析锦州港固定资产异常的文章,在市场上引起巨大反响,导致该公司股价数日大跌,不久之后锦州港因财务舞弊遭证监会处罚,由此飞草更是名动江湖。
  日前经朋友指点,记者有幸与飞草取得联系,他终于答应了采访要求。前提是,不透露他的真实姓名和工作单位。
  银广夏激发书生意气
  令很多公司哭笑不得的是,让飞草给揭了老底,却不知其为何方神圣,姓甚名谁。只知此人有两块阵地皆在网上,一块是在和讯网站辟有一独家专栏,名为“飞草视线—揭开上市公司迷雾”,另一块是在中国会计视野网站“证券观察”版,版主正是飞草。
  飞草,个子不高,其貌不扬,剃个小平头,半头的白发跟他30岁的年龄有些不相称。自言性格偏内向,性情冲动而执著。飞草拥有注册会计师和律师两种从业资格,现在一家学术机构从事财务分析研究,业务爱好便是财务打假。
  2002年11月,四川一家上市公司被飞草质疑后,被迫停牌两天并发布澄清公告。公司老总发牢骚道:“他们没有经过调查研究,一帮人拿着财务表闭门造车。”
  在飞草看来,这位老总的两句话都是事实:第一,很多文章的成就并不是他一个人,而是一群志同道合、具有财会背景的网友们共同合作的成果。第二,他们确实没有实地调查,只是根据公司的公开信息和财务报表在做文章。
  “我们质疑上市公司没有特别的原因,一方面是出于对财务分析的爱好,另一方面看不惯有些人通过不正当手段攫取公众财富。”飞草的声音沙哑低沉,说话的时候爱左右顾盼地征询身边同事的意见,似乎时刻注意寻求外界的保护和帮助,“我的网名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跟名字的读音有关”。
  大学期间飞草的专业是工业企业管理,毕业后在一所职业学校教了5年书,之后他考取了会计研究生,2000年读研期间通过了律师资格考试,对会计师的民事责任有关内容最为感兴趣。
  2001年8月初银广夏陷阱被媒体揭穿,不可思议的造假行径震动了即将研究生毕业的飞草,他马上写了一篇题为《谁该为银广夏负责》的文章,呼吁对造成银广夏丑闻的各个环节和部门进行严查,追究当事人的刑事责任。这是他第一篇以“飞草”笔名讨伐上市公司的文章。
  从此飞草一发不可收拾,开始密切关注中国股市,紧盯上市公司的财务数字,不断在网上发表文章,措词激烈地揭批上市公司财务舞弊行为。
  值得一提的是,飞草和他的朋友比刘姝威更早对蓝田股份提出质疑。2001年10月11日,飞草在和讯网上发表了两篇数千字的长文,通过同业对比,对蓝田股份的“渔塘神话”提出强烈质疑,断定蓝田股份“造假可能性极大”。而刘姝威那篇600字短文直到10月26日才在金融内参上发表。
  充满危险的写作
  对于隐名才肯接受采访,飞草坦言:怕身份暴露,遭打击报复,毕竟指名道姓地抨击一些上市公司充满了危险性。其实,飞草早已亲身体验了江湖的险恶。
  2001年8月,在银广夏丑闻大白于天下不久,飞草经过对东北T公司公开资料的梳理分析,以《T公司又一个银广夏》为题,在和讯网上公开质疑该公司存在业绩不实、会计造假可能,T公司股价应声下跌。
  谁知第二天,T公司的老总就把电话打到飞草的宿舍,声言要跟他交流沟通,要求飞草到公司考察。飞草敷衍了一番,以为这件事就算过去了。不料当晚12点,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把飞草从睡梦中惊醒。
  “你懂不懂会计?你是不是受利益集团操纵,故意打压我们的股价?”一个男人劈头盖脸地在电话里狂叫,“广大股民是不会同意的!明天我要带公安去抓你!”
  回忆当时的夜半惊魂,飞草仍心有余悸。“原来是T公司另一位高管的电话,听上去他有几分醉意,当时我真是吓得浑身哆嗦,大气不敢出也不敢反驳。”飞草说,对方用威吓的手段做着没有实际意义的解释,而他吓得愣是不敢挂断电话,整整被臭骂了一个多小时。
  在熬过了黎明前的漫漫黑夜之后,天一放亮飞草逃离学校在外躲了一天,同时急电网站撤下了文章。事后,飞草总结出东北那家公司的激烈反应的原因:银广夏当时是市场的焦点,任何一家公司都不愿跟银广夏挂上钩,而我的文章暗示了这家公司是又一个银广夏。
  不过今天看看T公司的业绩情况,证明当时飞草的文章没有失实。而毫不留情地质疑家乡F公司的后果,使飞草在当地想找个工作都有些难了。
    在飞草质疑F公司的文章尚未在网站发表之前,F公司不知从哪儿得到消息,公司前任老总邀请飞草一起吃饭,说要解释一下。为谨慎负责起见,飞草去了,为遭算计他带了一个同学当旁证。
  然而,F公司前老总在饭桌上根本没做任何解释,用意不过是想通过请吃饭摆平飞草。鉴于对方没给出合理的解释,饭罢飞草仍旧将文章交给网站发表了。
  很快当地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打电话给飞草,恶狠狠地说,"吃了人家,还要捅人家,你什么想法我一清二楚!"此人言下之意指飞草想敲诈F公司,他威胁说要整理材料搞臭飞草。此次经历带给飞草的恐惧甚于上次,因为威胁者是他认识之人。
  这件事促使飞草在电话上安装了录音装置。而他的质疑文章也更加谨慎了,轻易不下结论,只根据公开信息的分析论证提出疑问。同时,为了保持独立性,任何公司发出的实地考察邀请,都被飞草拒绝,飞草的理由是,实地考察难免要让人家破费,独立性就得不到保证。
  童话里的小孩
  "在专家看来我们的档次是比较低的,水平相当于事务所里的注会助理。"飞草很认真地说,他们现在的分析方法很简单,并没有独到之处,易学易仿,简而言之就是将公司的财务数据作纵向和横向分析,从而提出质疑,有时不免失之偏颇。
  对此,有人提出了中肯的批评说,如果仅仅用报表项目计算一些比率,再拉上其他一些底细不明的公司做粗浅的比较,是很难得出什么实质意义的结论的。人人都明白的东西,它还要往枪口上撞,又通过了各中介机构和证监会的层层把关,明目张胆来圈股民的钱,最后被广大财务工作者逮个正着,那就太有戏剧色彩了。
  问题是,用简单的分析方法,飞草得出了不少正确的结论,而那些可以到上市公司审计的注册会计师为何反而发现不了问题呢?飞草不大愿意就此发表看法。他含蓄地说,自己就像是安徒生童话里的那个小孩,说皇帝没有穿衣服其实不需要太深奥的知识,在没有利益冲突前提下,说出众所周知的事实,所需要的仅是一点点勇气而已。
  "我自己不炒股,也从来不以中小投资者利益的代言人自居,更没受什么利益集团的操纵。"飞草说,敢于写文章揭批某些上市公司,与其说是一种责任感,倒不如说是一种兴趣,"专业知识告诉我,他们的报表里的有些东西有问题,不说出来浑身难受。"
  飞草不想一直担当童话里的小孩角色,他要靠学识而不是匹夫之勇赢得业内和社会的认同。今后在财务异常的分析方面,飞草表示要逐步向学术研究层面靠,打算开发一套"财务异常预警系统"软件,让更多没有良好财务知识的人可以轻易地辨识出上市公司财务异常的征兆,并积极向舞弊审计延伸,为中国注册会计师引进和发现一些行之有效的舞弊审计理念和手法作出有益的探索。
  尽管捅了不少"马蜂窝",令飞草耿耿于怀的是,还没有一个的影响力能够跟银广夏相比。在他看来,只有揪出类似银广夏的公司,才会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
  "我们已经找到了类似银广夏的候选公司,位列一个50强排名中,正在研究分析。"飞草嘿嘿一笑,"对这样的公司,我们会死缠烂打直到真相大白于天下。"

本文版权属于作者黄俊峰和中国证券报道

  评论这张
 
阅读(235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